废墟的鱼

这里木雒x 偶尔没事干写个诗什么的但风格诡异 初三党所以潜水时间长 最大的愿望是能让实也太太给我画一幅画(喂你)

好吃极了!)!

范海辛老公:


#
#自己码粮满足自己,ooc有。
酒枪,范海辛个人视角。


我在罗马一个不知名的小广场遇到了那个金发碧眼懵懂无知却又怀着伟大梦想的意大利男人。
我本以为他只是一名单纯无知的富家少爷,但他却在那些栖身黑暗的怪物出现时,又露出和那不符合的成熟与镇静。
我总是搞不懂他的思想,他会做出一些令我惊讶和匪夷所思的事情。他会做饭,在我们漂流的日子里他总是可以就地取材做出一些美味的佳肴,虽然在别人看来是再简单不过的。


看着他坐在树下仔细的擦拭手枪,阳光透过树叶照在他精致的侧脸上。我有时回想,他会不会是天使?偶尔他会注意到强烈的视线疑惑的抬起头看我。看着一个二十岁出头而且还是一个男人入迷是一件丢人的事情,我总是别过头轻咳一声掩饰这种尴尬。


夜里,喝着他煮的野菜汤隔着篝火看他平淡的面容,不得不说他真的很好了。金色的头发和太阳神阿波罗一样,蓝色的眼睛就像一片大海。忽然也想到,他有时会撑着头看我弄得我浑身不自在,但是他突然开口的一句话总让我觉得像是爱神丘比特朝我的心脏射了一箭。


“先生,您知道吗?你长得真的很好看。”


我不是很在意自己的容貌,因为我觉得那种东西没有实力来的重要,因为再好看没有实力也只是死路一条。但因为他的一句话,我有时会看着清澈的湖水中自己的倒影,真的和他说的一样吗?


上帝,我可能是得了什么不知名的病了。


在一个平淡白天,我正喝着从酒家打来的葡萄酒走进我们暂时居住的旅店房间,看到他倒在书桌前睡觉,我竟然神使鬼差的凑过去在他的脸颊上吻了一下。在做完这件事之后我自己也惊讶的手一滑还没喝完的葡萄酒就撒了一地。他可能是被酒壶落地的声音吵醒了,揉着惺忪的睡眼茫然的看着我。我感觉我像是做了什么坏事似得脸颊如火烧一般,噢这对一个已经三十岁的男人来说丢人的不能在丢人了。有些尴尬的挠挠脸颊弯下腰捡起地上的酒壶,忽然听到头顶传来的一声轻笑,但我现在可没脸在看他了。


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开始在意起这个意大利男人,有时闭上眼也全是他的身影。


“Damn!”


这时候我总是烦躁的抓乱自己的头发,惹得身旁的意大利男人疑惑的看过来。


当我意识我喜欢上他时,是在一个雨夜。


那天,我们刚走出一个小镇在树林中漫不经心的散着步,突然天空被一层乌云笼罩下起了大雨。我们找到一件破旧的木屋,破烂的屋顶勉勉强强可以挡住雨。我脱下湿漉漉的外衣看向他时忽然呆住了。水滴顺着他肌肉的纹理滑下,在看看他晶莹湿润的唇瓣一副秀色可餐的模样我不禁吞吞唾液。他好像感受到了什么看过来刚想开口,忽然不好的预感涌上我的心头。在他压抑的抽气声中我看清了他身后尖牙利齿的怪物,看着他身上的伤口我第一次感受到了不安和惶恐。抽出腰间的枪结束掉了那怪物的性命。


我小心翼翼的将里衣脱下撕成条为他包扎伤口,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紧张或者惊吓过度?我的手有些抖。他好像完全不在意挑挑眼眉,又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先生,这点小伤不碍事的,到是您的衣服之后可又要去买了。”


我不禁有些怒意,不触碰他的伤口将他狠狠的按入怀中,压抑的喘息从喉间传出。我不知道该如何诉说那种感觉,现在我们都是赤裸着上身,感受到怀里他的体温,刚刚的心惊胆跳渐渐平复。我几乎是恶狠狠的开口。


“如果你下次再受伤,我就把你捆起来干到你没法走路!”


闭上眼睛不理会他的反应强硬的吻上那渴望已久的唇瓣,在破旧的木屋和狂风暴雨中将他压在身下做了该做的事。


在刺眼的阳光中我睁开眼看着怀中的意大利男人,看着他身上的痕迹,对上他还有些雾气的好看眸子开口说。


“除非我死了,不然你这辈子都是我的,Marco。”


他愣了愣,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情扬起唇角在我的嘴上亲了一口,我听到他说。


“如你所说的,我的好先生。”


我叫Van Helsing是个猎魔人,我的恋人是个航海家,他叫Marco PoLo。


                   END

评论
热度(28)
  1. 废墟的鱼唐时对象 转载了此文字
    好吃极了!)!

© 废墟的鱼 | Powered by LOFTER